본문바로가기
리스트 전환

 

魏青吉

 

不论是派拉蒙的星星圆环,运动品牌彪马的美洲狮图案,或是中国共产党徽上的镰刀与榔头,城市中的高楼大厦,我们总是能在魏青吉的画面中找到诸如此类日常元素的踪影;同时,我们也能在他的作品中嗅到连贯的东方韵味,看到中国传统文化符号与图像如何融入现代世界的问题——竹枝是否仍然意味着坚强正直与高洁?在中国古代指引方向的北斗星,现在是否还代表着同样的寓言?

 

对于从小接受传统艺术训练与熏陶的魏青吉来说,水墨是一种舒适的表达方式,艺术家的创作是基于自身经验的不断修正的过程。尽管在传统国画上显示了炉火纯青的技巧,但在从事当代艺术创作必须体现的“在场”与传统相去甚远的情况下,魏青吉无法再以过去的方式进行表达。于是,水墨这种传统媒介必须要有新的转变。热衷探寻传统与当代关系的魏青吉选择将改装过的个人记忆中的社会元素与话语放入画面。

 

看似随机选取的图像与符号背后隐藏着魏青吉对日常生活的关注和思考:这些符号如何对我们产生影响、对现实造成了怎样的改变,而我们对这些影响的态度又是什么?被置换到了另一场景中的符号失去了原本的功能,陌生化的情景使我们获得了研究事物的另一角度,将这些符号组合和运用的过程便是魏青吉思考的过程,传达的是他的态度和立场。但魏青吉又只单纯陈述他所看到的现实,并不着力在作品中给出唯一的回答。他借符号把玩水墨为有趣迷人的作品,调侃暗喻社会现实,任何人都可以轻松地走入其中,找到自己的理解与感悟。同时,魏青吉把铅笔、金箔等非水墨材料加入画面,结合滴洒、污渍等令人出其不意的手法,呈现出全新的水墨图景。

 

虽然使用了非传统的材料、技法,作品主题也源于当下,但是魏青吉并没有忽视水墨的媒介特性,只不过将之降到最低。他希望在延续传统当中进行调整。正如他一直强调的观念:“传统作为精神流动体可以使我们记忆连贯,并告诉我们先人是如何处理同样的生存困境,保证人类在常变常新的同时,仍具可辨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