본문바로가기
리스트 전환

 

张羽

 

《指印》最早可追溯至1991年,2001年起成为张羽新的创作系列。指印,曾在中国文化中代表了身份与个体的存在,也是传统意义上承诺与契约的象征。而伴随着这一时期国家与社会的风云剧变,指印曾经的意义被碾压消解,以往的绘画方式也与当下的社会格格不入。于是,从自身出发,寻找自愈之钥也就成为了一直在追求自我突破的艺术家张羽的道路,并由此开启了《指印》系列的漫长修行。

 

张羽向传统笔墨工具发起挑战,以手指代替毛笔,却不同于所谓的“指画”,他用甲油和水代替墨汁作为“颜料”,使手指的印痕以最本初的状态呈现于承载媒介之上,而这种承载媒介,也早已突破了传统定义中的宣纸,而拓展至玻璃这样鲜有人使用的“画布”材料上;这些复数重叠或是四处散落的指印构成了属于张羽的全新的个人图式,颠覆了绘画的基本观念:他舍弃画面构成,打破甚至不考虑传统水墨的谋篇布局,他从画面中的任意一处开始创作,至任意一处结束……不断地重复着“按压”这一动作,留下的只有作为其按压行为见证者的印痕,并构建了另外一种不同于影像的架上的行为记录方式。

 

这种反叛与颠覆也是张羽持续探索着自己心中的艺术本源的动力。在张羽看来,视觉艺术与人类文明发展相伴而行,艺术家的使命便是以其自身独特的语言,不断地将文化精神指向艺术思想核心。“指印”是与身体有关的文化行为,《指印》系列作品确定“指印”文化身份的同时,选择水墨为媒材,即意味着指印曾代表的文化内涵与水墨所代表的艺术方式的连接,明确了张羽的“指印”在文化身份意义上的价值取向——中国身份的中国方式。东方哲学“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在指印宣纸的行为中点击扩散,成为纯粹东方式体现中国文化在中国的语境中创造的新视觉空间。

 

《指印》是张羽创造性的自我塑造场所,也是他重新协调自我与外部关系的媒介。在光影及宣纸上深浅印痕筑成的新境地里,东方精神不断在小小的指印下凸显,沉淀生命与时间的重量,点化出宇宙的浩瀚。